<center id="em4q4"></center>

  • <center id="em4q4"></center>

  • <code id="em4q4"><mark id="em4q4"><sup id="em4q4"></sup></mark></code>
    <output id="em4q4"></output>
  • <nav id="em4q4"></nav><samp id="em4q4"></samp>
    <center id="em4q4"><blockquote id="em4q4"><cite id="em4q4"></cite></blockquote></center><samp id="em4q4"><i id="em4q4"></i></samp>
      <label id="em4q4"><i id="em4q4"></i></label>
    1. <center id="em4q4"><blockquote id="em4q4"></blockquote></center>
    2.  
      當前位置: 中國教育 >

      “考博熱”來了 博士學位含金量如何提升

      來源: 中國青年報 | 作者: | 時間: 2022-08-12 | 責編: 曾瑞鑫

      考研熱后,考博熱浪也正在襲來。2022年不少高校博士擴超,教育部發布的2021年教育事業統計數據結果顯示,2021年我國在學博士生達50.95萬人。人們不免產生疑問:就業市場真的需要這么多博士嗎?這是否會掀起一場新的內卷?博士項目會否“量大質低”?

      近年來,教育部開展“學位擠水”行動,不斷加大博士論文抽檢力度,每年對上一年度授予的博士學位論文按照10%的比例抽檢。博士學位論文抽檢不經過論文所在高校,直接從國家圖書館調取論文,3位專家中兩位及以上評審意見為“不合格”,則被認定為存在問題的學位論文。問題論文將會對學位授權點評估產生負面影響。問題論文數量較多的學位授權點,有可能會被責令限期整改,甚至撤銷學位授權。據統計,2014-2021年共撤銷103個學位授權點,196個學位授權點限期整改。

      提高博士論文質量,還得靠高校在論文出爐之前嚴格把關。教育部的這一“辣招”令各學位授權點神經緊繃,倒逼高校推出各項政策措施。不少學校推行預答辯制度,即博士論文正式答辯前需要經過預先答辯,通過后才可獲得論文送外審的資格,進入正式答辯程序。

      嚴格的預答辯制度通過率之低,讓很多博士生談之色變。有的預答辯制度實行一票否決制,只要有一位答辯委員認為不應通過則被認定為不通過。預答辯失敗意味著正式答辯將推遲數月甚至更長時間。嚴格內部把關,很大程度上糾正了認為論文答辯是“形式上走程序”的錯誤觀念。

      嚴格的全周期過程管理是提升博士教育質量的基礎性工作。目前,很多博士項目都實行博士資格考。博士資格考是攻讀博士期間重要的中期考核機制,考試內容通常是對專業領域經典文獻、主要研究方法、自選研究方向等科目的考核。博士資格考在很多國家都適行,通過考試的博士生才能正式擁有“博士候選人”的頭銜。

      這是讓很多博士生打足精神準備的魔鬼考試,一場考試的時間可能長達七八個小時,需要長達數月的準備,通讀學科領域主要文獻,才有應戰的底氣。很多人博士畢業后走向教職,多年后還會想起并感謝這場為他們積淀學術功底的考試。博士資格考是博士論文寫作工作的起點。不過通常情況下,博士資格考的通過率或者二次通過率較高,更多用來督促學習,并未成為真正的定額淘汰機制。

      明確的退出機制也是提升博士學位質量的必要舉措。畢竟,只有在選擇攻讀博士之后才真正了解自己是否適合。現階段主要的退出方式,是超過最長有效修業年限未完成學業要求,或中途終止修讀退出。這無疑是兩種成本較高的退出方式,某種程度上也催生了一些讀不下去,又不想無功而返,不得已應付完成論文的現象。允許以獲得碩士學位作為博士項目的退出方式,將是一種較為靈活的退出機制。

      學術型博士并非越多越好,博士教育是我國學歷教育的最高層次,主要定位于培養學術研究及理論創新能力、攻堅能力,為研究性崗位輸送科研人才和后備力量。這清晰錨定了學術型博士培養學術研究人才的目標。隨著國家持續加強對在職人員攻讀博士學位的管理,很多高校已經停招在職博士,嚴格把關博士教育質量。

      但這并不意味著博士學位需求減弱。我國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,對人才的專業化程度提出了更高要求,需要針對社會特定職業領域,培養高層次應用型專門人才。2020年9月,國務院學位委員會、教育部發布《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發展方案(2020-2025)》,指出博士專業學位發展滯后,類別設置單一,授權點數量過少,培養規模偏小,不能適應行業產業的需求。存在部分應進入專業型博士項目的人才因缺少選項,只能選擇攻讀學術型博士項目的情況。做強做精學術型博士教育,加快發展專業學位博士研究生教育是完善我國博士學位教育體系,提升學位含金量的大方向。

      與此同時,也要引導社會逐漸形成對博士學位健康的價值和職業認知。獲得博士學位遠不像很多人想象中那么簡單。讀博是一種嚴肅的學術旨趣和職業方向的選擇,學術訓練過程中的艱辛可能遠超過常人的耐受能力;畢業后主要聚焦學術研究的職業選擇范圍,也并不適合所有人。未來,隨著學術型博士的培養體系建設更加完備,以及博士專業學位類別與國家重要產業領域所需人才的咬合度更高,博士人才培養質量將會不斷提升。

      (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,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)

      張楠迪揚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網站無障礙
      新闻中心首页_新浪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