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enter id="em4q4"></center>

  • <center id="em4q4"></center>

  • <code id="em4q4"><mark id="em4q4"><sup id="em4q4"></sup></mark></code>
    <output id="em4q4"></output>
  • <nav id="em4q4"></nav><samp id="em4q4"></samp>
    <center id="em4q4"><blockquote id="em4q4"><cite id="em4q4"></cite></blockquote></center><samp id="em4q4"><i id="em4q4"></i></samp>
      <label id="em4q4"><i id="em4q4"></i></label>
    1. <center id="em4q4"><blockquote id="em4q4"></blockquote></center>
    2.  
      當前位置: 中國教育 >

      超六成希望30歲前結婚?什么最影響受訪大學生婚育觀

      來源: 中國青年報 | 作者: 羅希 陳昊原 范子菁 | 時間: 2022-08-12 | 責編: 曾瑞鑫

      作為一個“母胎solo”(指從出生開始,就一直單身、沒談過戀愛的人——記者注),就讀于山西大學的魏熙苒對于戀愛一直充滿期待,但她更多抱持謹慎的態度。以前她認為只要互相喜歡兩個人就可以在一起,現在她則覺得“不能單純以喜歡作為談戀愛的標準,還需要考慮諸如性格、價值觀、未來發展等因素”。作為大四學生,未來的不確定性也讓魏熙苒對于婚戀產生遲疑,希望自己穩定且獨立之后再去深入考慮。

      “對于我們這一代人而言,談戀愛的目的更多是找到一個能夠陪伴自己一直走下去的人。”就讀于倫敦國王大學的史紹豪認為,如何和自己所遇見的這個人更好地相處才是更重要的。即使已經戀愛近兩年時間,但史紹豪認為現在談論結婚仍然為時尚早,“一方面是等雙方有了一定的物質基礎,另一方面雙方在觀念上都更成熟一些,那時候才會考慮談婚論嫁”。

      大學生作為青年群體的中堅力量,是未來十年內婚育行為的核心主體,其婚戀態度也因而引起全社會的廣泛關注。基于此,中國青年報·中青校媒面向全國各地大學生的調查結果顯示,57.90%受訪大學生希望在26-30歲時走入婚姻殿堂,8.55%希望在21-25歲結婚,7.58%希望在30歲以后結婚,25.97%則表示在法定年齡以上,任何年齡都可以。

      彼此獨立、互相支持,受訪00后想以“更好的自己”面對婚姻

      在來自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的胡佳睿眼里,所謂理想的戀愛,便是雙方都能認真對待這份感情,順理成章步入婚姻的殿堂。但在談戀愛的過程中,她直言并不會輕易跟另一半提到結婚:“目前大家仍在求學階段,或是剛剛步入社會,未來的發展還有很多不確定性。假如在一起會妨礙彼此的發展,那可能要考慮分開,尊重對方的人生選擇。一開始就強調結婚,會給對方造成很大的壓力,讓感情變得沉重。”

      “什么事情都是一步步慢慢來的,先處理好談戀愛的問題,再去考慮結婚。”就讀于清華大學的曹宇祺說,“談戀愛是兩個人相處起來很舒服就在一起了,而結婚是更深一步的事情,要考慮更多。”在他看來,談戀愛更多是去嘗試,而結婚則是需要慎重抉擇的人生大事,二者不能混為一談。如果以結婚為目的談戀愛,就會過于躊躇而不敢踏出那一步,最終一事無成。

      魏熙苒認為,對于自己而言,結婚仍然是戀愛的主要目的,婚姻中“一加一大于二”,也是她的期待。“當兩個人在一起比一個人生活更舒適,并且整個生活的走向是不斷向前的時候,我才會選擇結婚”。在大學期間,魏熙苒選修了所在學院開設的《愛情哲學》課程,課堂上老師關于愛情的闡述讓魏熙苒深以為然,“兩個人的愛是我們一起抵抗世界的冒險”。由此她總結道,自己眼中健康的婚戀觀,就是“兩個相對獨立的個體在結合之后,能夠互相支持、互相依賴,共同面對困難,并且一直走下去”。

      中青校媒調查發現,真心相愛(95.32%)與經濟考量(85.97%)為受訪者考慮是否結婚的主要因素,42.26%表示會受社會環境影響,39.68%會受到家人期望的影響,16.45%期待孕育后代而選擇步入婚姻。

      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、家庭與性別研究中心教授李婷在《中國的婚姻和生育去制度化了嗎?——基于中國大學生婚育觀調查的發現與討論》一文中提到,在堅守婚姻和生育的制度性框架下,中國大學生對婚育的態度依然出現了發展性的變化,其中最為突出的一點是婚姻和生育的價值性基礎已發生改變。“婚育在傳統上的保障性功能以及傳宗接代的意義已經極大淡化。相反地,年輕人開始強調戀愛、婚姻和生育基于個體意義上的價值:互助進步、精神寄托、情感陪伴以及對自身成長的意義。”

      “雖然是在談戀愛,但是兩個人仍應是獨立的個體。”談到健康的婚戀觀,胡佳睿如是說道。雙方都有各自喜歡的事,有各自的目標,攜手一同朝著目標努力,互相助力更上一層樓。“兩個人不會過分依賴彼此,在相愛的同時又保持相對獨立,這樣的相處模式有利于感情的經營,兩個人都能感到很輕松。如果一方太過于依賴另一方,沒有留給對方空間,感情很容易出現問題。”

      社會思潮、家庭觀念為影響受訪大學生婚育觀主要因素

      談到婚育觀的形成,史紹豪表示教育是最重要的影響因素,這包括學校、家庭、社會等各個方面,也包括通過了解身邊人的經歷和社會新聞而產生的思考。史紹豪說,他父母的感情狀況一直很好,作為孩子的他在溫暖的家庭環境中成長,“這讓我覺得結婚并不是一件壓力很大的事,也讓我對于婚姻沒有抱有期待”。

      中青校媒調查發現,社會思潮(66.77%)、家庭觀念(55.16%)與身邊同學、朋友的事例(54.84%)為影響受訪大學生婚育觀形成的主要因素;與此同時,傳統的思想觀念(44.68%)、學校教育(34.19%)、媒體的相關報道(32.42%)也對受訪大學生婚育觀形成產生影響。

      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在《當代中國青年婚戀狀況分析》一文中寫道,擇偶條件隨時代而變化,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婚戀狀況與時代變遷的關系,婚戀觀是社會主流價值觀的折射。“中國已進入重視婚姻自由、人格尊嚴和婚姻質量(生活滿意度)的時代,多數青年仍然愿意等待而不是將就,當代青年將有無感覺、是否有感情和今后的婚姻質量放在了重要位置。”

      讀理工科的曹宇祺和異性接觸較少,加之自身性格較為靦腆,沒有什么戀愛經歷。他的婚戀觀更多來源于父母的言傳身教。和父母一起吃飯、遛彎兒時,經常聊著聊著就說到了婚戀話題,“我媽媽會告訴我,找什么樣的人更合適,比如家庭背景、物質條件、個人品性、學識修養等方面。”雖然有時候曹宇祺也會持有一些質疑的態度,但他會認真傾聽并且大部分都會接受。“父母走的路比我多,年齡比我大,見識也比我廣,擁有更多的社會閱歷。聽從父母的話,借助對自身有幫助的外力,能夠讓我少走一些彎路。”

      在魏熙苒看來,多年來所受的教育是促成自己婚育觀形成的重要因素,與此同時,她表示家庭環境也對自己的婚育觀產生了很大影響:“但父母并沒有過多干涉,我主要還是會遵從自己的想法”。調查顯示,79.19%受訪大學生表示,在婚育問題上,會聽取父母的建議,也會遵從自己的想法。

      史紹豪表示,在國外留學期間,他曾感受到外國人對于戀愛和婚姻更多持有包容和自由的態度,但他認為不應過于被他人的婚戀觀所影響,而是應該在看到不同的觀點之后做出屬于自己的選擇,不能“只看到一類人的觀念,或者說只是聽從父母的意見,這樣是比較狹隘的”。他認為,健康的婚戀觀應該要經過自己的深思熟慮后,根據自己和對方的現實情況進行理性判斷并嚴謹選擇,而不趨附某個人或某種思潮。

      心懷憧憬、任重道遠,受訪00后對婚育教育抱有期待

      復旦大學教授梁永安的“戀愛課”視頻引起了大學生群體廣泛的關注,胡佳睿也是其中的一員。“一個人不依靠別人,也可以在世界上過得很好。先找到自己生命的落點和價值。如此,往上,有可能遇到靈魂伴侶。往下,也可以遇到很善良的戀人。”這句話令胡佳睿印象深刻,也讓她深受啟發,“他教育我,首先自己要能夠獨立,一個人就能過得很好,這樣你的戀愛標準就不會下降,能夠有效減少低質量的戀愛,伴侶的出現也是自己生活的錦上添花。”

      即將從上海師范大學碩士畢業的馬思楠表示會將“結婚”和“生育”列入自己未來的五年規劃。“最理想的當然是和現在的男朋友繼續穩定發展,在同一所城市定居,等雙方工作都穩定后再介紹雙方父母見面。”在馬思楠看來,戀愛可以偏感性,但婚姻和生育必須由理性主導,“我認為雙方在決定結婚之后,就應該開誠布公地和對方溝通自己的需求和想法。”她期待未來能有更多關于婚育知識的普及,比如溝通技巧、相關法律科普等。“我會鼓勵我的對象也去學習相關的內容,這樣雙方在相處的過程中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矛盾。”

     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,37.58%受訪大學生希望生育一個孩子,34.03%計劃生育兩個;3.55%認為結婚后不久最適合生育,14.19%認為1年后最合適,17.26%表示會在結婚2年后生小孩,12.26%將生育計劃安排在3年后,52.74%表示隨緣。對于生育的意義,74.03%認為孩子是愛情的結晶,67.74%表示孩子是家庭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,30.16%認為生育是社會發展的需要,22.90%認為生育是人生應當經歷的內容,22.10%認可孩子可以維系夫妻感情。

      曹宇祺認為單純只依賴學校課堂講授的內容,不足以幫助大學生形成健康的婚育觀。“戀愛課只能講述一些宏觀的內容,而每個人在戀愛和婚姻遇到的問題是不一樣的,開設的課程針對性較弱。”在他看來,家庭的教導起決定性作用。孩子從小到大接觸時間最長的就是家人,會潛移默化地受到他們的影響。一個美滿的家庭,能夠帶給孩子健康的婚育觀。

      胡佳睿希望如今婚育方面的教育能夠有更多落地的內容:“現有的許多課程內容聽起來有些空泛。現在大家往往更關心是像購房指導、婚姻中的自我保護、生育安全這類能夠切實切中要害的內容。”

      對于當下年輕人的婚育問題,魏熙苒認為最重要的應該是加強正向的引導。她認為現在一些戀愛綜藝過于娛樂化,并沒有給人們帶來深入的思考,甚至還與主流價值觀相違背,“看完之后更不想談戀愛了”。此外她還提到,有一些相親機構將婚戀商業化、將人商品化,也可能給年輕人的婚戀觀帶來負面影響。“相親本身已經受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認可,但不能過于商業化、娛樂化。”

      看著身邊的朋友陸續走入婚姻殿堂,馬思楠的腦海中也時常浮現自己“理想中的婚后生活”,但她表示并不會因為他人而影響自己的節奏。“正是因為對婚姻美好的期待,才讓我對自己和伴侶有了更高的要求;對家庭的期許,是我們奮進、提升源源不斷的驅動力。”

      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受訪者除曹宇祺、胡佳睿均為化名)

      中青報·中青網見習記者 羅希 實習生 陳昊原 范子菁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原標題:

      當代社會思潮、家庭觀念最能影響受訪大學生婚育觀——超六成受訪大學生希望30歲前結婚

       

      網站無障礙
      新闻中心首页_新浪网